含羞草app最新版在线手机观看

将对方的攻势轻易化解的同时,赵世勋右手一把按在刘进马上要拔出手枪的的右手腕上,将对方的勃朗宁按了回去的同时右膝盖猛的抬起,狠狠的给了对方胸口一个实实在在的膝撞!

嘭!

“咳咳……!”

这一记攻击赵世勋本就打算势在必得,因此也就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刘进刚要试图用力拔出手枪,却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随即眼前一黑几乎差点昏死过去。

一膝盖将刘进撞的蜷缩成一个虾米的同时,赵世勋一个侧身绕道对方身后,左手一把勒住对方的脖子,右手侧抓住对方的右手朝后猛的一个反剪。

刘进右臂被狠狠的背到了身后的同时,随着赵世勋猛的一使劲.

咔嚓……。

随着一声闷响,刘进脸色一白,额头上的豆大的汗珠一下子就下来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赵世勋直接将刘进的胳膊给拉脱臼了!

剧痛中,随着右臂无力的耸拉下来,刘进右手紧握的勃朗宁也顺理成章的到了赵世勋的手里,随后被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嗡嗡……

骑着单车的美少女青春洋溢

一只疲惫的蜜蜂无意识穿过静止的人群,最终落在了贺天德抽动的鼻子上。

“阿嚏……。”

蜜蜂惊走,贺天德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看了看周围同样大张着嘴傻站着的手下。

“抄家伙!”

“抄家伙!”

片刻的沉寂后,两声怒吼几乎同时响起。一声是贺天德,另一声则是老不死的。

晋绥军没有想到八路的领队会在自己几百人枪的眼皮子底下突然动手,而七连的人也没想到一直试图和对方交流的连长赵世勋会翻脸如翻书。

随着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老不死的一声怒吼,七连八十多个脑袋哗啦一下便和身边的晋绥军持枪对峙起来。

霎时间,双方的士兵枪口互指,嘴上更是互相大喊着让对方放下武器。口水横飞中,局势再一次被逼向了临界点。

由于七十师的领队营长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赵世勋突然生擒住,导致这些晋绥军一时间也是有点蒙了。

三百多名士兵虽然依旧围着七连喊叫,但他们眼神中的那股子狂热却少了大半,剩下的大都是惊慌和不知所措。

很多士兵虽然依旧鼓噪着和七连对峙,但是他们的眼神却一直看着蹲在地上刘进,期望能从他们的长官哪里得到下一步的指示。

而之前一直大喊大叫的贺天德,此时也仿佛没了主见的熊孩子一样,除了用枪指着赵世勋大喊大叫威胁外,只能站在那干着急。

小心的用观察着周围,赵世勋没有急着说话。

几十秒后,当他看到刘进的喘息渐渐平复后,左手微微用力,一下将半蹲着的刘进提了起来。

“抱歉刘兄,赵某的确有重要的情报要当面交给你们师长,还请你让你的手下让条路给我的人。

如果你还担心我的身份,大可以让你的士兵一路跟着我们回去。”

听到这里,强忍着疼痛的刘进板着脸看了一眼身后的赵世勋,虽然他现在很愤怒也很痛苦,但是他却没有一丝惧怕的意思。

“呵呵……,笑话。刘某乃是堂堂国军营长,和日寇搏杀都不怕,岂能轻易受你的胁迫?!”

闻言微微一愣,赵世勋侧身看着刘进的面容,语气一缓:

“刘兄胆色赵某佩服,其实赵某也不想出此下策,对刘兄动手实数迫于被逼无奈,还望刘兄见谅。

“哼……,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多说无益。让路放行?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刘进虽然被赵世勋制服,但从头到尾语气中却丝毫没有半点服软之意,这让赵世勋真的有点意外。

看来七十师能在中条山惨败后继续留在晋南打游击,确实不是侥幸而已。

几句话下来都碰了壁,赵世勋知道今天抓人质威逼这招是看来是不灵了。

虽然赵世勋也不想被对方轻易左右,但如果为此和七十师发生流血冲突,显然也不是赵世勋本意。

何况现在日本人随时会打过来,这个时候如果中国军队发生内讧,那绝对是日本人最巴不得的事情。

看了看周围举枪对峙的双方士兵,又看了看身侧仍然“大义凛然”的刘进,赵世勋抿了抿嘴,一咬牙下了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决定。

“刘兄,赵某今天真是有要事找你们石子玉师长,还请刘兄帮忙。

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说话间,赵世勋突然放开了刘进,随后将手中的勃朗宁倒过来递给了对方。

刹那间,不仅是刘进,整个晋绥军和七连都傻了一样的呆立当场。

“龟儿子的……,瓜娃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老不死的呆呆的看着赵世勋,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连长?!连长!”

柱子连喊了几声,见赵世勋依然把手枪放在刘进眼前看着对方,正想上去提醒,却被周宇一把给拉住了。

“别乱动,听老赵的命令。”

……

“排长,连长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俺咋看不懂了呢?”

顺子紧握着自己三八大盖,悄悄的在喜子身边嘟囔着。

“别说话……。”

喜子闻言摇了摇头,疑惑中说了一句让顺子不明白的话。

刘进的眼神在赵世勋的脸和勃朗宁之间来回的穿梭这,他确实是被赵世勋给整的有点迷糊了。

就在对方袭击自己是那一刻,刘进心中那叫一个后悔啊。自己怎么这么傻,居然没发现对方的真实意图,这十几年的皇粮算是白吃了。

可如今对方居然在占据绝对主动的前提下,把枪还给了自己?!

娘的,这姓赵的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欲擒故纵?声东击西?

眯着眼睛,刘进不停的在头脑里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一切。

他到底在干什么?或者说是想要做什么……?

想着想着,刘进突然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疼。

最终,刘进长叹一口气,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后,抬起左手接过了勃朗宁手枪。

“把信给我看看。”

接过手枪慢慢插进枪套,刘进缓缓的说道。

弯腰将地上的信封捡起来,赵世勋指了指刘进脱臼的右臂。

“可以,不过我先帮你把胳膊接上。”

见对方点了点头,赵世勋上前一步轻轻的握住对方的右臂,晃了几下后突然用力一提。

随着一声闷响,刘进的脸抽搐了一下后渐渐舒缓下来。

“多谢……。”

道了声谢,刘进接过信封,将里面的一张纸抽了出来。

信的内容基本就是一份电报译文,常年打仗的刘进对这东西很熟悉。

渐渐的,刘进脸上的不以为意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严肃。

片刻后,眉头紧皱的将书信迅速收好,刘进突然给赵世勋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随后看着自己的手下喊道:

“都看戏呢!赶紧放下武器,人家是我们的友军!”

“刘哥,这是咋回事?”

贺天德呆呆的看着刘进,这一幕转变的实在太快,他显然有点没跟上节奏。

“贺天德!带上你的人继续在这附近巡逻,警戒哨再朝外放五里地,听明白没有!”

“……明白。”

……

“赵连长,请带你的人跟我来。”

很快,就在贺天德带着百多个士兵继续朝外巡逻后,刘进则带着手下和七连沿着山道迅速朝丁家洼跑了过去。

……

丁家洼村,七十师临时师部。

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墙上的地图,石子玉又让参谋把战区司令部的电报念了一遍。

“唉……。”

闭着眼睛听完电报,石子玉长叹一声。

“师座,这电报上说的虽然花哨,但是我看这二战区反攻晋南的计划八成是要匆匆收场了。”

身边的参谋长拿起电报看了看,无奈的说道。

“收复失地本身南北联动,如今黄河南面的军队出师不利,我看委员长钦定的反攻行动也就到此为止了。”

轻轻的点了点头,石子玉同意的参谋长的意见。

“南面那也叫反攻?他们几万人逃到黄河南面,最后派了一个团千多人打先锋说是反攻,这不是胡闹吗!

明知道对岸几万日军,却还拍了这么一点人过河。如今几千人被灭,他们倒是有了不出兵的理由了,真是无耻至极。”

说到这里,参谋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闻言叹了口气,石子玉顿时感到一阵无力,不得不转身坐在椅子上。

“委员长说的没错,河南乃是中原腹心,绝对不容有失。再说二战区还得守住潼关,他们也不容易。”

气愤的将电报扔到桌上,参谋长插着腰骂道:

“他奶奶的,好话都让他们说了,可我们怎么办?”

“老长官那边怎么说。”

看着一脸气愤的参谋长,石子玉突然沉声问道。

……。

喜欢的书友请收藏一下,谢谢大家对瀚海的支持。

(本章完)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阅读!w#w##o#m